郭松龄为什么倒戈反奉系张作霖部队:中国大革命的兴起

时间:2018-09-19 17:22编辑:排行榜来源:暴走看世界阅读记录: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中国史记 > 手机阅读
摘要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郭松龄为什么倒戈反奉系张作霖部队:中国大革命的兴起

中国大革命史

第二章大革命的兴起

第十节北方革命运动的高涨和郭松龄倒戈反奉

  一、“五卅”运动后北方工农运动的发展

“五卅”运动后,北方的工人运动在全国反帝怒潮的激荡下发展起来,罢工斗争不断发生。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8月6日,北京英国使馆中国员工举行罢工,并于17日举行示威游行。7日,郑州豫丰纱厂4000名工人为争取承认工会和增加工资等条件而举行罢工,资本家雇用流氓捉拿工人上工,被铁路工人遇见,与流氓论理。军警向工人开枪,打死2人,重伤9人,轻伤70余人。工人坚持斗争,资方被迫承认工会所提条件,罢工取得胜利。9日,焦作中原公司煤矿工人5000余人为增加工资和开除工人须得工会同意等项要求未得答复而举行罢工。同日,天津宝成纱厂工人为反对监工虐待而罢工,美国资本家枪击工人,重伤2人,轻伤10余人。10日,天津太古、怡和各码头2000余工人罢工。11日,天津日商裕大纱厂工人为要求承认工会、增加工资而罢工,遭到日本资本家和李景林所部军警的屠杀,死8人,伤多人。12日,天津总工会、学生联合会等群众团体举行示威游行。同日,天津宝成、裕大、裕元等厂工人举行抗议集会,李景林派军警包围会场,杀害工人,工人死60余人,被捕400余人。16日,北京各群众团体约5万人,为追悼青岛、南京、天津死难工人举行示威游行。

9月7日,北京工学商各界数万人举行“九·七”国耻会,纪念辛丑国耻,通过了收回领事裁判权;取消不平等条约;要求关税自主;召开真正国民会议等提案。同日,太原110多个团体,约2万人,举行“九·七”纪念大会和游行。郑州等地也举行了“九·七”纪念大会。13日,开滦赵各庄矿工1.3万人因矿主压迫,工人领袖被捕,工会被封而举行罢工,遭到军警镇压而被迫于16日复工。28日,郑州、东三省电报局员工与上海、扬州等地电报局员工为加薪和整顿电政等要求未获交通部答复而罢工,并取得胜利。30日,哈尔滨成衣工人因聚丰衣庄殴打工人和工资不足维持生活而举行罢工。

在北方工人罢工斗争此起彼伏时,北方农民运动也开始兴起。1925年6月,河南焦作周围各县农民经学生发动,投入了声援上海工人的斗争。修武、泌阳两县有20多万农民到焦作矿区举行反帝示威游行。8月,河南信阳柳林镇、荥阳水磨区首先成立了农民协会。至10月间,中国共产党人已在河南10个县开展农运工作,并已经组织了15个农民协会,有会员4000以上。至1926年初,杞县、许昌、长葛、睢县、彰德、修武、郾城、汲县、郑县、开封、洛阳等10多个县开展了农民运动,其中荥阳、信阳、杞县、许昌4县及14个区、284个村(乡)建立了农民协会,有会员20万人,农民自卫军6万人。

摘要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郭松龄为什么倒戈反奉系张作霖部队:中国大革命的兴起

河南农民组织起来后,积极开展了革命斗争。1926年1月,杞县农民自卫军万余人开进县城,向县公署提出废除该县特别捐,改组公款局,地方财政公开,清理以前地方公款等11项要求,取得了部分胜利。4月举行了河南省农民代表大会,成立了河南省农民协会。这时,河南农民协会数目和农协会员人数仅次于广东。河南农民运动居于全国前列,当时被称为“全国农民运动的先锋。

在山西,农民运动也初步开展起来。至1926年2月,赵城、临汾、静乐、离石、定襄等13个县已建立农民协会的组织,“全省共有正式县协会7处,可成立者11处,会员人数共约3万人之谱,可以影响20万人。”

与此同时,在直隶的天津、顺义、玉田、乐亭等地,山东的禹县、淄川、广饶、寿光等县,陕西的渭南,以及热河、察哈尔、绥远等地区农民运动也初步开展起来。

北方工农群众运动的发展,在客观上是由于全国革命形势的推动和国民军倾向革命而不干涉工农运动;在主观上则是由于中国共产党积极帮助国民党建立和发展了组织,又通过国民党进行了有力的领导。这时担任国民党北京执行部组织部长的李大钊和担任学生部长的于树德派遣了一些共产党员到北方各地建立国民党党部或担任国民党党部执委。如冯品毅、马文彦、张霁帆、刘少猷、杨介文被派到开封、郑州、信阳、彰德等地建立市县党部,陈毅被委任为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执委等。

摘要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郭松龄为什么倒戈反奉系张作霖部队:中国大革命的兴起

  二、反对关税会议的斗争和“首都革命”

1922年,中国代表在华盛顿会议上提出了关税自主的要求,但九国公约规定中国关税应照实价采取值百抽五的原则,只是在九国公约生效后,中国政府得召集有关各国举行关税会议,商讨筹备裁厘,并在裁厘前加征值百抽2.5的附加税作为过渡的办法。1924年4月,北京政府向有关各国正式提出召开关税特别会议的照会。各国以九国公约签字国尚未全部批准公约,不同意召开此项会议。次年7月,金法郎案解决后,法国批准了九国公约。这时,段祺瑞政府为加征2.5的附加税以解决财政问题,急需召开关税特别会议。有关各国为了缓和中国人民反帝斗争的怒潮,维持关税协定制度,打消中国人民关税自主的要求,也需要召开这项会议。段祺瑞政府于是在8月18日向有关各国发出举行关税特别会议的正式邀请。

1925年10月26日,关税特别会议在北京开幕,中、英、美、日、意、法、比、葡、荷、瑞典、挪威、西班牙、丹麦13国全权代表出席。中国以外交总长沈瑞麟及颜惠庆、王正廷、黄郛、施肇基、蔡廷干为代表。沈瑞麟被推为会议主席。会议一开始,中国代表就提出了以下建议:“一、与议各国向中国政府正式声明尊重关税自主,并承认解除现行条约中关于关税之一切束缚。二、中国政府允将裁废厘金与国定关税定率条例同时实行,但至迟不过民国十八年一月一日。三、在未实行国定关税定率条例以前,中国海关则除照现行之值百抽五外,普通品加征值百抽五之临时附加税。甲种奢侈品(即烟酒)加征值百抽三十之临时附加税,乙种奢侈品加征值百抽二十之临时附加税。四、前项临时附加税应自条约签字之日起三个月后,即开始征收。五、关于前四项问题应于条约签字之日起,立即发生效力,加征值百抽二十之临时附加税。”但由于在会前英、美、法、日四国已商定以二五加税为限,并须对加税用途附有一定的条件,故各国代表拒绝接受以上建议。美、日代表虽表示可以承认关税自主,但必须以裁撤厘金为条件,同时他们采取延宕手段,主张中国关税自主应在三年或五年后实行。会议对中国关税自主问题未多讨论即转入讨论裁厘办法和附加税税率和用途。美、日两国代表坚持附加税不得超过二五,并须对附加税指定用途。中国人民坚决反对这种有条件的关税自主,而段祺瑞政府则向帝国主义屈服,由代表王正廷于11月3日发表裁撤厘金宣言,表示“裁厘一事,将于民国十八年(1929年)一月一日以前完全实行。”各国代表遂于11月19日通过以裁厘为条件的关税自主案。其中规定:各国“承认中国享受关税自主之权利,允许解除各该国与中国间现行各项条约中所包含之关税束缚,并允许中国国定关税定率条例于1929年1月1日发生效力。”同时规定:“中华民国政府声明:裁撤厘金与中国国定关税定率条例须同时施行,并声明于民国十八年一月一日,即1929年1月1日须将裁厘切实办竣。”

但是以裁厘为条件的关税自主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厘金是各省地方军阀的重要财源。军阀割据局面不改变,裁厘就不可能实行。以裁厘为条件的关税自主议案也就只是一纸空文。

此后因时局混乱,段政府岌岌可危,关税会议时断时续,没有具体结果。至1926年4月段政府垮台,出席关税会议的中国代表随之逃亡,关税会议也就开不成了。7月3日,各国代表发表宣言,声称“决定暂时停止会议”。至此,关税会议毫无结果而告终。

摘要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郭松龄为什么倒戈反奉系张作霖部队:中国大革命的兴起

关税会议是在全国人民的反对声中召开的。会议之前,1925年7月,中共北方区委和共青团北方区委联合发表了《告工农学生军士书》,提出了“关税自主”的口号。《向导》和《政治生活》发表了《关税会议与司法调查》、《我们对于关税问题的意见》、《关税会议与段祺瑞政府》、《关税会议与民众政权》、《帝国主义与关税会议》等文章,指出帝国主义企图借此会议来缓和中国人民的反帝国主义运动,而段祺瑞政府则企图垄断二五附加税;号召人民争取无条件的关税自主,并强调“在关税自主运动中,更不要忽视了民众政权的斗争。”

关税会议在北京开幕前一天,国民党北京市党部、学生联合会、反帝国主义大联盟等200多团体3000余人在天安门召开关税自主运动大会,会后游行,散发传单20余种。次日,关税会议开幕,北京各校沪案后援会、广东外交代表团等召集北京180余团体,130余大中学校2万余人举行示威游行,反对关税会议,力争关税自主。游行队伍散发传单100余种。11月3日,全国学生联合会总会在北京召开了全国临时代表大会,通过了《关税自主决议案》,要求关税会议只能讨论无条件地收回关税自主权,废除现行条约中关于关税之一切束缚的问题。5日,新闻界关税自主促成会举行成立大会并发表宣言。6日,北京各大学教授关税自主促成会成立,并自10日开始由马寅初等轮流在各校举行关税自主问题讲演。10日,北京全国学生联合会总会与广东外交代表团等发起成立关税自主示威运动筹备会,并于同日举行第一次示威运动,通电全国采取革命行动,打击帝国主义侵略,还向段祺瑞发出最后通牒,令其即日下野。11日,广东外交代表团召开北京各团体各大学代表联席会议,通过关税自主三项原则:一、“无条件地收回中国自定海关税率权”;二、“中国自行保管税款及中国自定税款用途”;三、“中国自雇用洋员应不基于国际协定之束缚”。13日,中国国民党发表《对关税会议宣言》,提出“此次会议当要求完全关税自主”,但国民对于北京政府不能信任,因此,“会议应有本党政府参列”。

关税会议于11月19日通过的以裁厘为条件的关税自主案,进一步暴露了帝国主义各国反对关税自主的真实意图。中国人民反对关税会议的斗争更加高涨。11月22日,国民党北京市党部、北京总工会、北京学生联合会等团体召开了关税自主国民示威运动大会,北京警厅派军警包围了各集合点,禁止集会游行,群众与军警搏斗,伤100余人,终于冲出包围,2万余人在天安门举行了集会,通过了关税自主决议案,要求绝对无条件地收回关税自主权;反对以裁厘为条件的关税自主案。同时还通过了“民众自由”决议案。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

在此前后,反对关税会议的斗争迅速由北京扩展到全国各地。10月18日,上海市民8万余人在闸北举行市民大会,反对关税会议。会上散发传单数十种,会后举行示威游行。26日,天津关税自主运动市民大会在南开大学操场举行,有天津总工会、国民党天津市党部等50余团体及各学校参加。大会通过了通电全国反对关税会议和组织关税自主运动大同盟的决议。会后举行游行。31日,湖南学生联合会致电段祺瑞,指出其违背民意召集关税会议,又纵警捕殴爱国群众,全国公愤,要求“惩凶释囚,停止会议进行”。11月7日,武汉学生联合会,工学联合会等团体5万余人在武昌举行国民关税自主运动大会,通过了反对关税会议,要求关税自主通电,会后游行示威。

此外,南京、广州、重庆、长沙、郑州、芜湖等地群众也先后举行大会、示威游行,发表宣言或通电,反对关税会议。

反对关税会议的斗争,促进了以北京为中心的北方革命运动的进一步高涨。11月下旬在北京爆发了被称为“首都革命”的推翻段祺瑞政府的群众革命运动。

在反对关税会议的斗争中,段祺瑞政府的卖国嘴脸进一步暴露,广大人民群众对它十分痛恨。中共北方区委决定抓住当前有利时机,联合倾向革命的国民军,把群众运动推向以推翻段政府、建立国民政府为目标的斗争。区委发动北京各团体积极准备,并决定于11月28日开国民大会,逼段祺瑞下野。

摘要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郭松龄为什么倒戈反奉系张作霖部队:中国大革命的兴起

11月28日下午,北京学生、工人、市民约5万人在神武门举行国民大会。会场高悬“打倒军阀政府”、“建设国民政府”的标语。大会主席、北京大学教授朱家骅报告大会宗旨“在推翻军阀卵翼下之卖国政府”。会后群众即整队出发赴执政府,迫段祺瑞下野。游行队伍以上书“首都革命”的大红旗为前导,工人、学生多手持木棒、长板等武器,沿途高呼“收回关税自主权”、“建设民众政府”、“驱逐段祺瑞”等口号,并散发了《中国共产党北京地方执行委员会宣言》、《北京总工会宣言》等传单五六十种。国民军派出两个连随大队游行,维持秩序。游行队伍到达吉兆胡同段祺瑞住宅时,因有国民军守卫,阻止入内,未能进入段宅。群众当即开大会,议决:“(1)推翻卖国政府,建设国民政府。(2)组织国民委员会的政府执行政权。国民委员会之责任:(甲)对外极力谋国际平等地位。(乙)对内保证人民生命财产之安全及言论集会之自由。(丙)召集国民会议产生正式政府”。大会并决定29日下午在天安门再开国民大会。游行群众随后分赴教育总长章士钊、财政总长李思浩、交通总长叶恭绰以及梁鸿志、曾毓隽等人住宅,将杂物捣毁,同时纵火烧了警察总监朱深的住宅。

29日下午,北京群众5万余人在天安门举行国民革命示威运动大会。大会通过了“即日起解除段祺瑞一切权力,由国民裁判”;“解散关税会议,宣布关税自主”;“组织国民政府临时委员会,召集国民会议”;“责成国民军服从国民大会一切决议”;“惩办卖国贼,先行查封其所属财产”;“由国民通缉卖国贼,听候国民公判”等决议案。会后举行示威游行。少数群众冲入晨报馆,纵火烧毁了该馆部分房屋。

“首都革命”得到各地人民群众的支持。12月1日,中国共产党和青年团联合发表告全国民众书,号召全国人民“速起响应北京的暴动,推倒安福卖国政府,建立全国统一的国民政府,政权归诸人民。”8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发出通电,向北京人民的革命行动致敬,并号召国民党党员“站在民众前列,为民众之领导与护卫。”全国总工会也号召全国人民“乘机推倒卖国殃民之段政府。”12月间,南京、上海、包头、广州、武汉、郑州、长沙等地革命群众纷纷举行集会和游行,支持北京人民的革命斗争。

但是,这次北京人民的斗争,由于国民军上层人物改变了态度,没有达到驱段的目的。当时冯玉祥认为,如段下台,无人可代替,将导致混乱。同时,国民党右派分子林森、邹鲁等人造谣说共产党要在北京成立工农政府,赤化中国,也促使冯等改变态度。27日,冯致电段祺瑞表示拥护他,同时指示鹿钟麟拥护执政,维持治安。于是鹿也改变了态度。

“首都革命”虽未实现驱段的目的,但它是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合作领导人民群众起来夺取政权的一次尝试。它沉重地打击了段祺瑞政府的反动统治,使北京革命群众经受了锻炼,并将全国反奉倒段运动推向高潮。

摘要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郭松龄为什么倒戈反奉系张作霖部队:中国大革命的兴起

  三、郭松龄倒戈反奉和国奉战争

正当“首都革命”酝酿之际,11月23日,奉军将领郭松龄在滦州发出了反奉的通电。郭松龄倒戈反奉是与全国的形势密切相关联的。

“五卅”运动以后,奉军再度南下,进驻上海,镇压上海群众革命运动,全国人民反奉运动迅速兴起。奉系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继续向南扩张势力,随后又取得了江苏、安徽两省地盘。奉系在东南的扩张,使浙江孙传芳受到很大威胁。孙于是积极联络反奉势力以对抗。他一面派员与冯玉祥、岳维峻联络,达成共同对付奉系的协议;一面与江苏、安徽地方部队陈调元、王普等联络,从苏皖内部进行分化活动。并派代表去岳州敦请吴佩孚出山领导对奉战争。10月间,孙传芳准备就绪后即准备向上海、南京奉军发动进攻。

这时,奉军从北至南形成了一长蛇阵,有被国民军拦腰截击的危险。为了缩短战线,保全实力,决定退出苏皖。10月14日,奉军从上海撤退。15日,孙传芳以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名义通电讨奉,浙奉战争爆发。16日,孙军占领上海。苏皖地方部队皆起而讨奉,奉军被迫迅速北撤。20日,孙传芳到南京,派部队追击奉军。23日,占领蚌埠,奉军退往徐州。

在孙传芳、萧耀南等敦促下,吴佩孚于10月21日到武昌,随即在汉口成立川黔桂粤湘浙闽苏皖赣鄂豫晋陕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吴佩孚所最痛恨的是冯玉祥,对讨奉并不热心,但借讨奉之机东山再起。张作霖见到长江流域各省形成了反奉联合战线,又受到国民军截击的威胁,于是转而改变压迫国民军的态度,以缓和与国民军的矛盾。而冯玉祥看到吴佩孚东山再起,就对奉军暂不采取行动,以观时局的发展。

11月8日,孙传芳军占领徐州。至此,孙不再北进,而由国民二军和国民三军进攻山东和直隶。国民军一路由兰封进攻鲁西,一路经徐州进攻鲁南。前一路进展顺利,11月底,前锋进至济南城外。后一路则未积极进攻,因此路主力为吴佩孚旧部田维勤、王为蔚、陈文钊三个师,此时吴佩孚已与张宗昌勾结起来一同对付国民军,故令此三师按兵不动。于是张宗昌得以集中兵力对付进攻鲁西的国民军,使国民军在山东的进攻受阻。至于对直隶的进攻,则由于奉系同意让出保定、大名,国民军未经战斗即占领了保定、大名。

在全国人民反奉运动高涨和奉军节节败退的形势下,奉系内部起了分化,发生了郭松龄倒戈反奉的重大事件。

郭松龄早年曾加入同盟会,受到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1916年毕业于陆军大学。任奉天讲武堂教官时,受到在讲武堂学习的张学良的敬重。1920年张学良任东三省巡阅使署卫队旅旅长,荐郭任该旅参谋长兼第二团团长。从此郭辅佐张学良练兵打仗,深得张学良信任,也渐为张作霖赏识,成为奉军的重要将领。这时奉军中派系分立,以日本士官学校出身的杨宇霆、姜登选为中坚的士官派与以毕业于北京陆军大学和保定军官学校的郭松龄、李景林为领袖的大学派互相倾轧。郭松龄既得张作霖不断提拔,即遭到杨宇霆等人的妒嫉,幸赖张学良的庇护得免于被排挤出奉军。但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张作霖曾拟以郭松龄为安徽督办,为杨宇霆所阻,改由姜登选督皖。同时以杨宇霆督苏,张宗昌督鲁,李景林督直,杨等皆有一省之地盘,而战功卓著之郭松龄一无所得。郭与士官派的矛盾更深。这时全国反奉运动日益高涨,在其影响下,郭松龄对张作霖、杨宇霆穷兵黩武,祸国殃民的行径深感不满。李大钊看到郭有从奉系分化出来的可能,亲自作郭的工作,并派共产党员任国桢、国民党员钱公来、朱霁青到奉天,策动郭倒戈反奉。

1925年10月,郭松龄代表奉军到日本参观日军秋操时,得知张作霖将派代表来日签订以承认“二十一条”为条件,换取日本供给大量军火以进攻国民军的密约。郭对此十分义愤,当即将此情况告知代表国民军来日参观的韩复榘,并表示坚决反对张作霖的卖国勾当,决不昧着良心服从张的乱命,张若打国民军,他就打张。韩回国后将以上情况报告了冯玉祥。

摘要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郭松龄为什么倒戈反奉系张作霖部队:中国大革命的兴起

郭松龄回国后即受命代表张学良编组奉军第三方面军。该方面军下辖第八、九、十军。郭任第十军军长,并亲自挑选三个军的高级军官,从而掌握了第三方面军的实权。郭上书张作霖力陈内战之害,建议停战撤兵,遭到拒绝。他于是在天津积极向部将宣传反对奉军打内战的思想,进行反奉战争的准备。

11月19日,郭松龄派亲信赴包头与冯玉祥商谈联合反奉问题。经过协商签订了反奉密约。其主要内容是:排除军阀专横,永远消灭战祸;实行民主政治,改善劳工生活及待遇;实行强迫普及教育;开发边疆,保存国土。双方约定不得为争夺权利向内地各省发动战争,不得订立卖国条约和向外国借款;不得引用外国兵力残杀本国同胞,否则本约无效。密约中还具体规定冯玉祥赞助郭改造东三省政府,开发东三省,经营东部内外蒙古,并牵制反对方面。郭松龄赞助冯开发西北,必要时以实力相助。为了拉李景林共同反奉,密约还规定:直隶、热河均归李治理;保定、大名和京汉线冯军可随意驻扎,但直隶全部收入均归李景林;冯军可自由出入天津海口等项。

李景林系直隶人,在奉军中一向受到猜疑,因而对张作霖有不满。同时,李军驻天津附近,如不与郭合作,势必首先受到郭的攻击,因此经郭和冯之代表与之会商,李同意合作,但以其母尚在沈阳,恐被杀害,不能举兵响应,只在暗中相助。这样就形成了反奉三角同盟。

11月22日,张作霖突然电召郭松龄回沈阳一行。郭认定其暗中的活动已被察觉,当即决定立即行动。同日深夜,郭松龄发出三电:要求张作霖下野,推张学良继承大任;宣布杨宇霆罪行,要求杨即日去职;声言国内应即日停止军事行动。23日,郭至滦州召开军事会议,宣布班师出关,主和罢兵的通电,与会者大都赞同郭的主张,但也有军官30余人不愿附和。郭将他们押送天津交李景林看管起来。这时,姜登选途经滦州返奉,当即被郭扣留,姜反对起事,随即被枪杀。

郭将所部7万人分编为4个军,以张学良的名义号令全军,向关外进发。张作霖得知郭起兵后,一面免去杨宇霆职务,一面电劝郭不要意气用事。旋又派张学良乘军舰去秦皇岛邀郭面谈,遭郭拒绝。冯玉祥在郭起兵后,于25日发出通电谴责奉军争城夺地,横征暴敛,摧残群众运动的暴行;斥责张作霖有帝王思想,愚昧无知,应及时引退。同时,冯派兵进驻丰台;集结部队于多伦,并向热河进军,声援郭军。李景林也发出通电,重申主和罢兵的主张,指责张作霖好争喜战,但言词委婉,为自己留下了退路。

郭军向关外进兵顺利。26日占领秦皇岛,27日攻占山海关,29日进驻绥中。奉军向锦州败退。30日张作霖发表讨伐郭松龄宣言。同时令奉军在连山至塔山一带布防,阻击郭军。同日,郭松龄发出通电,改称所部为东北国民军,不再用张学良的名义号令全军,以示与奉系彻底决裂。

12月5日,郭军全线发动总攻击,取得连山战役的胜利。6日占领锦州,8日占领沟帮子,沈阳震动,文武官员纷纷逃往日本附属地躲避。张作霖自己也准备下野,逃往大连。

日本帝国主义在郭起兵时,表面上声称“严守中立”,实际上是积极干预。11月27日,日本关东军派代表与郭会谈,要求郭保持日本在东北的利益,与张作霖妥协。郭表示没有与张和平解决的可能,要求日本严守中立。为了不给日本以干涉的借口,12月1日,郭松龄致电日使声明:尊重两国条约上之权利,保护日人生命财产的安全。同时提出起兵之后,各省政府和张作霖与外人所订新约概不承认为有效。郭军占领锦州后,关东军为拉拢郭又派代表向郭提出:如郭应允割让金州、复州、海城、盖平(即辽东半岛),日本可援助郭军,被郭拒绝。

与此同时,日本趁张作霖危急之时,诱迫张作霖签订卖国条约。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派参谋长斋藤等与张谈判。这时张作霖将保住其地位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援助上,不惜与日本签订卖国密约。密约的主要内容是:“日本臣民在东三省和东内蒙古均享有商租权,即与当地居民一样有居住和经营工商业之权利”;“间岛地区行政权的移让”;“吉敦铁路的延长,并与图门江以东朝鲜铁路接轨和联运”;“洮昌道所属各县准许日本开设领事馆”。日本则助张反郭。12月8日,日本内阁决定令关东军司令官“速施警告,将驻屯军作适当配署”。15日,关东军提出:“南满铁路附属地两侧及由该路终点起二十华里以内”,“禁止两军直接战斗动作”及“军事行动”。“警告”虽分送郭、张两军,实际上是为了阻止郭军前进。与此同时,日本增兵东北,支持张作霖。12月9日,日军第十师团司令部由辽阳移驻沈阳,同时将该师团部分步兵、炮兵和骑兵调入沈阳。15日,日内阁决定增兵满州,从朝鲜及日本国内调派部队组成“满州派遣队”开往沈阳。日本还给张作霖提供贷款、军火和情报。

摘要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郭松龄为什么倒戈反奉系张作霖部队:中国大革命的兴起

中国人民对日本帝国主义出兵助张,十分愤怒。12月18日,上海各团体联合会和上海总工会分别发表宣言和通电,反对日本参加中国内战,侵犯我国主权。20日,中共中央和共青团中央联名发表《为日本出兵干涉中国告民众》书,号召“全中国人,任何阶级的中国人,都应该起来参加这次反奉反日的运动,以保全中国国家领土主权与民族自由”。同日,东三省公民团和东京留学生分别向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和日本外务省提出抗议书和要求日本撤兵。26日,南京、上海群众举行集会和示威游行。31日,北京各团体召开国民反日进兵大会和示威游行。此外,天津、杭州、武汉、长沙、广州、福州等地群众也纷纷举行集会和游行,抗议日本出兵。

郭军占领沟帮子后,沿京奉铁路继续向沈阳逼近,同时以一支部队从营口侧击沈阳。但当郭军拟渡河开进营口时,遭到日军阻拦,未能实现两面夹击奉军的计划,失去了有利时机。这时,郭军因铁路、桥梁已被奉军破坏,加以天气严寒,进军转慢,21日才到达新民,隔巨流河与奉军对峙。

张作霖由于日本的支援,获得了喘息时间,得以搜集兵力,重整部队,并利用日本控制的南满铁路从吉林、黑龙江迅速调来援军投入战斗。奉军采取“中央坚守,两翼出击”的作战计划,沿巨流河构筑工事,准备与郭军决战。日本派军事顾问为奉军布置炮兵阵地,并率领日本炮兵操纵重炮助奉军作战。而郭军在天寒衣薄的条件下,长途行军作战,官兵疲劳,伤病员多而无法补充兵员,已感参加作战的兵力不足,加以奉军宣传“吃张家饭,不打张家人”,使士气受到影响。

12月22日,郭军发起总攻击。23日占领大民屯,对兴隆店奉军司令部形成包抄之势。但这时郭军左右两翼受到奉军猛烈攻击。奉军从右翼进占新民北高台子,截断郭军后路,同时从左翼进占柳河沟,袭击白旗堡,焚毁郭军粮秣弹械,使郭军后方一片混乱。奉军还与日军联合出动飞机轰炸郭军阵地。奉军两翼得手后,中路乘胜反攻,使郭军陷入包围中。郭军虽再三冲杀,终于大败。24日,郭松龄夫妇向营口方向逃走,途中被奉军逮捕,次日被杀害。

郭松龄兵败垂成的主要原因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干涉。正如《向导》所指出的:“郭松龄之败,非败于张作霖,乃败于日本帝国主义。”日本的干涉使郭军不能形成对奉军的夹击之势,失去了进攻的有利时机;使奉军得以集中兵力于正面,又有了喘息时间调来援军。此外,李景林背盟倒向张作霖;冯玉祥援助不力;郭松龄未重视政治方面的斗争,又不善于利用敌人内部矛盾,以及军事指挥上的失误等等,也都是郭松龄失败的因素。

摘要

1925年7月6日,英商福公司河南焦作煤矿工人举行罢工,提出了承认工会;保障工人工作;增加工资等项要求。工人们坚持了长达8个月的斗争,终于迫使资方答应工人的要求,取得罢工的胜利。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为反对资本家的虐待举行罢工,遭到张宗昌的镇压。同月下旬,天津海员工人举行罢工,坚持斗争3个月。8月6日成立了由海员、纺织、印刷等20余个工会组成的天津总工会。

东北国民军反奉战争是在北方革命运动高涨的形势下和人民反奉运动的推动下发生的。它以反对奉系军阀的内战政策和卖国政策为旗帜,具有民主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倾向,不能把它简单地视为军阀之间的混战,它实际上是当时全国人民反奉运动的一部分。这次反奉战争沉重地打击了奉系军阀,使其在军事上的损失超过了两次入关作战的损失;同时也使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进一步暴露在中国人民面前,从而推动了全国人民反日反奉运动的发展。

当东北国民军与奉军激战时,原来与郭松龄、冯玉祥联合反奉的奉系李景林忽与国民军在关内打起来了,是为国奉战争。

李景林参加反奉同盟的目的在保有直隶地盘并进而取得热河为其势力范围。而国民军第二、三军占领保定、大名之后,有继续北进夺取直隶的趋势。11月30日,奉系热河都统阚朝玺率部退出热河增援锦州,冯玉样即派宋哲元率部开赴承德,占领了热河。李景林因此对国民军极为不满。12月2日,国民军一军沿京津线开到落垡,要求假道出兵援助郭松龄。李景林不许国民军通过,宣布保境安民,并将郭松龄交他看管的奉系军官全部释放。国民军不听阻止继续前进,李景林遂于12月4日发出通电宣布讨伐冯玉祥。国奉战争于是爆发。

国民军分南北两路进攻李景林军。南路以邓宝姗、徐永昌为正副司令,由保定进攻津浦路上的马厂。经反复争夺,于12月11日攻克马厂。北路以张之江、郑金声为正副司令,由落垡进攻杨村。12月9日发起攻击,次日占领杨村,并乘前进,三面包围北仓。李景林全力组织反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伤亡重大。李景林军一度夺回了杨村、落垡和马厂。冯玉祥从北京、热河等地调来增援部队于20日发起总攻击。22日,北路攻克北仓,南路攻克马厂。前此,驻滦州的国民军唐之道师已于14日进占塘法,19日占领新河,从东面迫近天津。天津于是处于国民军包围之中。李景林亲往前线督战也稳不住阵脚,部队向市内溃退。24日,李景林被迫放弃天津,所部向沧州、德州撤退。李本人乘轮经大连至青岛转赴济南与张宗昌会合,组织直鲁联军。国民军各部于24日会师天津,受到天津市民的欢迎。

国民军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后,段祺瑞政府先后任命宋哲元为热河都统,孙岳为直隶督办兼省长,李纪才为山东查办使。至此,国民军除原来控制的北京及其附近各县、河南、陕西、甘肃及绥远、察哈尔两特别区外,进而控制了直隶省、热河特别区及山东的一部分。这时是国民军成立以来势力最盛的时候,但这个时期很短促,不久直奉军阀联合起来进攻国民军,形势就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从反奉斗争的全局看来,进行这场战争是失策的。战前李景林已开始动摇,有从奉系中分化出来处于中立状态的趋向。国民军谋取直隶、热河地盘而引起这场战争,把李景林重新推回张作霖一边。这就使郭松龄不仅得不到李的支援,反而不得不防备李从其后面进攻;同时也使国民军不仅不能援助郭松龄,自己的实力也受到较大的损失。这场战争虽然胜利了,但从全局看是得不偿失的。

中国史记排行

中国史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