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9年8月中下旬)孙中山与平山周 宫崎寅藏的谈话

时间:2018-09-28 17:07编辑:排行榜来源:暴走看世界阅读记录: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中国史记 > 手机阅读

孙中山与宫崎寅藏平山周的谈话,宫崎:君之志在革命,仆曾知之,但未悉其详。愿君将革命之宗旨与附属之方法及手段,明以教我。孙:余以人群自治为政治之极则,故于政治之精神

(1899年8月中下旬)孙中山与平山周 宫崎寅藏的谈话

  孙中山与宫崎寅藏平山周的谈话

  (一八九七年八月中下旬)

宫崎:君之志在革命,仆曾知之,但未悉其详。愿君将革命之宗旨与附属之方法及手段,明以教我。

孙:余以人群自治为政治之极则,故于政治之精神,执共和主义。夫共和主义岂平手而可得,余以此一事而直有革命之责任者也。况羁勒于异种之下,而并不止经过君民相争之一阶级者乎。清虏执政于兹三百年矣,以愚弄汉人为治世第一义,吸汉人之膏血,锢汉人之手足,为满奴升迁调补之符。认贼作父之既久,举世皆忘其本来,经满政府多方面之摧残笼络,致民间无一毫之反动力,以酿成今日之衰败。沃野好山,任人割取,灵苗智种,任人践蹈,此所以陷于悲境而无知何也。方今世界文明日益增进,国皆自主,人尽独立,独我汉种每况愈下,滨于死亡。于斯时也,苟非凉血部之动物,安忍坐圈此三等奴隶之狱以与终古?是以小子不自量力,欲乘变乱推翻逆胡,力图自主。徒以时机未至,横遭蹉跌,以至于是。

人或云共和政体不适支那之野蛮国,此不谅情势之言耳。共和者,我国治世之神髓,先哲之遗业也。我国民之论古者,莫不倾慕三代之治,不知三代之治实能得共和之神髓而行之者也。勿谓我国民无进取之气,即此所以慕古之意,正富有理想之证据,亦大有进步之机兆也。试观僻地荒村,举无有浴清虏之恶德,而消灭此观念者,彼等皆自治之民也。敬尊长所以判曲直,置乡兵所以御盗贼,其他一切共通之利害,皆人民自议之而自理之,是非现今所谓共和之民者耶?苟有豪杰之士起而倒清虏之政府,代敷善政,约法三章,慰其饥渴,庶爱国之志可以奋兴,进取之气可以振起也。

且夫共和政治不仅为政体之极则,而适合于支那国民之故,而又有革命上之便利者也。观支那古来之历史,凡国经一次之扰乱,地方豪杰互争雄长,亘数十年不能统一,无辜之民为之受祸者不知几许。其所以然者,皆由于举事者无共和之思想,而为之盟主者亦绝无共和宪法之发布也。故各穷逞一已之兵力,非至并吞独一之势不止。因有此倾向,即盗贼胡虏,极其兵力之所至,居然可以为全国之共主。呜呼!吾同胞之受祸,岂偶然哉!今欲求避祸之道,惟有行此迅雷不及掩耳之革命之一法;而与革命同行者,又必在使英雄各充其野心。充其野心之方法,唯作联邦共和之名之下,其夙著声望者使为一部之长,以尽其材,然后建中央政府以驾驭之,而作联邦之枢纽。方今公理大明,吾既实行此主义,必不至如前此野蛮割据之纷扰,绵延数纪,而袅雄有非分之希望,以乘机窃发,殃及无辜。此所谓共和政治有革命之便利者也。

呜呼!今举我国土之大,人民之众,而为俎上之肉,饿虎取而食之,以振其蛮力,雄视世界。自热心家用之,以提挈人道,足以号令宇内。反掌之间,相去天壤。余为世界之一平民,而人道之拥护者,犹且不可恝然于此,况身生于国土之中,尝直接而受其苦痛者哉!余短才浅智,不足以担任大事;而当此千钧一发之秋,不得不自进为革命之先驱,而以应时势之要求。若天兴吾党,有豪杰之士慨来相援,余即让渠独步,而自服犬马之劳;不然,则唯有自奋以任大事而已。余固信为支那苍生,为亚洲黄种,为世界人道,而兴起革命军,天必助之。君等之来缔交于吾党,是其证也。朕兆发于兹矣。夫吾党所以努力奋发,以期不负同胞之望;诸君又尽力于所以援吾党之道,欲以救支那四万万之苍生,雪亚东黄种之屈辱,恢复宇内之人道而拥护之者,惟有成就我国之革命,即为得之。此事成,其余之问题即迎刃而解矣。(1899年8月中下旬)孙中山与平山周 宫崎寅藏的谈话

与宫崎寅藏的谈话(一九一一年以前)

宫崎:先生,中国革命思想胚胎于何时?

孙:革命思想之成熟固予长大后事,然革命之最初动机,则予在幼年时代与乡关宿老谈话时已起。宿老者谁?太平天国军中残败之老英雄是也。

宫崎:先生土地平均之说得自何处?学问上之讲求抑实际上之考察?

孙:吾受幼时境遇之刺激,颇感到实际上及学理上有讲求此问题之必要。吾若非生而贫困之农家子,则或忽视此重大问题亦未可知。吾自达到运用脑力思索之年龄时,为我脑海中第一疑问题者则为我自己之境遇,以为吾将终老于是境乎,抑若何而后可脱离此境也。

(下述一八八三年自檀香山返乡后事)

孙:予归侍父母膝下也,乡关之宿老以及竹马之友皆绕予叩所闻见,予尽举以告,无不欣然色喜;遂被推为宿老议员之一。自治乡政之事多采余说,如道路修改,入夜街道燃灯,及为防御盗贼设壮丁夜警团,顺次更代,此等壮丁均须待枪等事是也。当时予若具有今日之思想,不采凭一举而成大事之宏图,仅由此渐次扩张此信用与实力,由县及州,由州入省,隐忍持久,籍共同自卫之名输入兵器,训练壮丁,见机蹶起,大事或易成就亦未可知。然予以年少气盛,遂不能久安此境。家居一年后,闻广东有医学校之设立,请于父母而入斯校。

孙:予转入香港医学校,不出一二年,同学中得革命同志三人,曰尤、曰陈、曰杨。皆志同道合,暇则放言高论,四座为惊,毫无忌惮。起卧出入,均相与偕,情胜同胞。因相结为一小团体,人称曰四大寇。时郑弼臣犹肄业广东医校,时来加入四大寇之列,及交愈稔,始悉彼为三合会头目之一。于是赖以得知中国向来秘密结社者之内容,大得为予实行参考之资料。然予由谈论时代入于实行时代之动机,则受郑君所赐者甚多也。

中国史记排行

中国史记精选